汤薰 神探伽利略【8】《完美推理与死亡假说》

第八章  迟到的爱·前篇

 

他们履行程序那样驱车来到案发现场。

“爆炸发生在这里公寓的二楼,死者是十二岁的谷崎穗美,时间是凌晨一点左右,当时她在家里独自一人,母亲上川凉子在附近的娱乐中心上班……也就是俗称的陪酒工作者,基本上每晚8点就会出门,事故的起因是瓦斯泄露之后,电灯开关被打开引燃造成的。”内海薰泊好车:“不幸的家庭,谷崎穗美患有渐冻人症,每月检查的医疗费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渐冻人症”是运动神经元疾病(MotorNeuron Disease,简称M.N.D.)的一种,医学上称肌萎缩侧索硬化症(Amyotrophic Lateral Sclerosis,简称A.L.S.)。因为特征性表现是肌肉逐渐萎缩和无力,身体如同被逐渐冻住一样,故俗称“渐冻人”,也称“渐冻症”。这是无法治愈而且致命的病。史蒂芬·霍金也是得这种病。患者通常会在病后3~5年内死亡。

“谷崎穗美似乎是在一年前被查出病症的。”

两人一同看着眼前的公寓,的确是太过老旧了,在大部分居民都已经使用上天然气的都市里,这栋破旧的二层建筑显得格格不入。

“据说再过一个月这里就会被拆除,不仅仅是这一栋,还有那里。”内海指了指公寓对面同样款式的二层房屋,在紧贴它不足五十米、几乎是背靠背的位置,一栋崭新的高级公寓矗立着:“这里不止一次被对面的低层住户举报过,设计不合理、非常遮挡阳光,也违反了建筑的相关法律。”

“我说过,我对案件本身和受害者不感兴趣。”汤川说,径直上公寓的楼梯。

因为爆炸的缘故,地上还残留着没来得及清扫干净的玻璃残渣。墙壁和窗台都被染成焦黑的颜色,住户们用防水塑料布暂时充当着玻璃的用途。

“实在非常抱歉。”他们刚走到二楼就听见一个女人不断道歉的声音。

“算了算了,看在你女儿的份儿上,就不要求你支付赔偿的费用了,但是房租你总得给我吧?只要这里一天还没拆除,都算是正常的公寓。”

“一定会在这几天凑齐的。实在非常抱歉,给您添麻烦了。”女人低头深深鞠着躬。

“请问……您是上川女士么?”内海忍不住走过去,顺便瞪了一眼那个很明显就是房东的男人。

“是我,请问你们是?”上川凉子穿一件朴素的米色大衣,头发挽起,脸上并没有化妆,显出一种忧郁的神韵与成熟的姿色。和她预想的陪酒工作者完全不一样,内海几乎立刻就对这位母亲产生了同情。

“我是内海薰,这位是汤川教授,我们是为了调查这次的爆炸事件而来的。”

“最好也立刻把这家伙的欠款催给我。”谢顶的肥胖房东嘟囔说,迫于警员的压力,他边说边避讳什么糟糕事情似得躲回了自己的房间里。

“让你们见笑了。”

“没有的事,您现在住在哪儿?”内海问,房间周围还拉着黄色的警戒线,而且刚发生过爆炸,显然公寓内部一定是一团糟的。

“我现在借住在工作上的好友那里。”

“能进去看看么?”

“没有问题。”

内海和汤川跟随凉子走进狭窄的公寓,如同他们预想的那样,所有的家具几乎都被烧焦了,从这里开始爆炸的威力并不小,但不知为什么并没有给四周的邻居造成什么过大的麻烦。

汤川学努力辨认着焦黑之下房间的本来面目,能够看得出来,这是一间收拾地十分干净的公寓,两个卧室,一条狭窄的玄关,厨房与洗手间。

“能请你再描述一下情况么?”内海取出随身携带的笔记本。

“好的。”凉子说:“穗美她,每晚都是一个人在家的。我知道这也许不是一个母亲应当说的话,但是为了治她的病,需要很多钱,我不得不……这几个月做饭的时候,总是能闻到瓦斯的气味,很担心所以叫检修的人来检查过,都说没有问题。穗美晚上通常都是在房间里熟睡的,因为她现在服用的药会使人非常困倦,昨天也是这样……一定是瓦斯有所泄漏……穗美她不小心打开了电灯就……”凉子捂住脸呜一声哭了出来。

内海无声的叹了口气:“不是您的错。”

这时候,非常突兀的,汤川问:“您女儿的房间是这一间么?”

“什么?”

“喂!老师!”内海不停朝物理学教授使眼色,拜托好歹也体谅一下受害人的心情吧?然而汤川好像完全没有看见那样重复说:“我是问,你女儿的房间,是这里么?”

“不是,是隔壁那一间。”

“隔壁?”汤川退出房间,把脑袋伸进另一间卧室里,在能够辨识的范围内,他注意到两间房间几乎是一摸一样的,只有几点细节摆设不一样。

“这两间卧室还真像。”

“是的,左边那间是穗美的,右边是我的,自从穗美被查出病后,重新改装过,为了使得两间屋子更方便她使用。”

汤川学把脑袋缩回右边母亲的卧室里。

“所有的东西都是没有挪动过位置么?”他皱眉盯住墙面的一块污渍,它很明显和其他痕迹不一样,是另一种更深的颜色。呈现出一种放射状如同炸裂一般的液体印记。

“没有。”凉子摇了摇头。

“真奇怪,既然右边这间才是你的卧室,也是爆炸的起火点,为什么穗美半夜会跑到你的房间里开灯。”

“不知道,也许是在等我回家吧……那孩子总是这样。”

“冒昧问一句,您的丈夫?因为您并没有和您的女儿同姓所以……”

“穗美是和我父亲姓的,这孩子的爸爸从来就没有认过我们。”

“抱歉重新勾起了你悲伤的回忆,请保重身体。”内海薰低头鞠了个躬,努力把汤川拉出房间。

“老师您,也太没礼貌了吧!”

“因为觉得对方可怜就不去问那些关键的细节,对于受害者来说,哪种更糟糕?”

“话是这么说……老师你就不能再委婉一点……”内海无奈说,走到隔壁的房间敲了敲门:“我所说的,实在是非常在意的证词是这里,邻居的龙崎先生。”

门很快便被打开了,一位高瘦的中年男人探出脸,内海要求龙崎复述了笔录现场的那段话。

“穗美一直是个很乖巧的孩子,听话又懂事,既会做家务,也从不任性要求些什么,在查出那种病之前,母女两人的日子还能勉强过下去……现在上川太太一定有很多债务要还,有时候下班回来能看见陌生男人狠狠敲着隔壁的门,看上去是债主。”

“有因为债务而骗取保险的可能性吗?”

龙崎摇了摇头:“根本没有钱能买得起保险了吧,况且,这种病症的没人愿意替她参保。”

“那么关于你所说的那段穗美说的奇怪的话。”

“那是爆炸的前一天晚上,穗美一直在持续低烧,作为邻居,我让太太时不时去察看一下那个孩子,以免有什么需要无法被照顾,穗美她视力太差了,经常撞伤自己。”

“等一等。”内海打断说:“视力吗?”

“对,没错,那孩子的眼睛似乎因为缺乏营养而近视的非常厉害……大约有一千多度吧……家庭那种状况,只有一副眼镜,穗美她因此很珍惜,基本上除了上课都不会佩戴。那天晚上内子去找穗美的时候,发现她正站在窗口找什么东西似得,询问之后,穗美说她在找星星,很奇怪为什么有时候看得见有时候又看不见,还说,星星会在对面的窗口守护她,我太太当时只是以为她烧糊涂了。”

“原话是这样的吗?”

“对,就是原话没错。”

“非常感谢您的配合。”

汤川学与内海一前一后地走下楼梯。

“从窗口能看到的,有时候又看不见的,守护她的星星。”女警员低声说:“无论如何都很在意这段证词,老师,你还记得那个从窗口看到火球一闪而过的案子么?当时也是因为没有放弃线索才查出了真相。”

怎么可能忘记,汤川学想。

另一个你还留给了我至今无法解答的谜团。

“那么,我们去询问一下是不是有人看到过同样的东西吧。”

他们两人拜访了正对面公寓二层的所有住户,并没有人在那个时间点打开走廊的灯,也没有任何可以被误看成星星的东西。

调查至此为止所有线索都已经中断,案情似乎全部指向了“这只是一个不幸的意外”。

“难道真的是我们多疑了……会不会真的只是一句随口说出来的话?”

“与其在这里怀疑,还不如用最简单的方法去证明。”

“最简单的方法?”

“等到今晚相同的时间,我们到案发地点亲自去看。”

“案发时间是凌晨诶老师!在这之前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汤川学转过身,他的双手仍然插在西装的口袋里,男人略微侧了侧脑袋,似乎是下意识看了内海一眼,他们都是匆忙从实验室赶来的,现在已经是下午四点,内海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地,而这时,非常应景的,一声长长的肚皮鸣叫声从女警员外套底下传出来,内海几乎同时伸手捂住了胃部。

“……”

“咳咳。”

“老师,你刚才有笑我吧!”

“走吧。我想我们现在不需要想怎么消磨时间了。”

“……哦”

二十分钟后他们面对面坐在一家居酒屋里,桌面摆着两份猪肉定食。汤川端起味增喝了一口:“如果你不饿的话,大可不必看着我吃。”

“老师你最近很奇怪。”内海嘟囔说,一面在碗内打了一只温泉蛋。

汤川学握着筷子的手顿了顿:“哪里?”

“我也无法精确表达,总之比之前还要奇怪。好像在焦躁什么。”

“也许吧。”

因谜团而困惑不解,因超出常理与科学而动摇。

自从草薙俊平踏进他的实验室那一天开始,汤川学的世界变成了一场收集拼图的游戏。所有的日常都像碎片那样,尽管物理学教授努力拼凑,似乎总是有新的矛盾点冒出来,甚至现在,他自己也成为了拼图里的一部分。

“果然……老师你啊,有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吧?眉毛。”内海在自己的眉上比划了一下:“都快皱成这样了。”

“……”什么时候开始内海能够如此准确的读懂他了?

“我还记得第一次和老师面对面吃饭的时候,你说的那些奇怪的理论,真是让我觉得这个人讨厌到离谱。”

“现在也一样。”

“一样。”

“嗯。”汤川点点头。

“嗯。”内海点点头。

“我们跳过这个话题吧。”

“好主意。”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