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薰 神探伽利略【7】《完美推理与死亡假说》

醒目:最近工作较忙,更新比较慢,没坑,请自行养肥。有时间我就写,感谢理解。

第七章重启的齿轮

对于内海薰来说,这是只是一如既往的一个枯燥的周一。
味增+蛋包饭的早餐、高架桥的堵车、警署的文件工作,无穷无尽的复印、永远无法真的减少困倦的咖啡……所以,当弓削志郎把那份卷宗丢到她面前的时候,她也只是象征性地抬起头。
    “这个案子你来接手吧。”
    “前辈,不要这么随意地……”内海嘟囔说:“又把自己处理不了的案子交给我,这样你是无法晋升的。”
    “少啰嗦。”弓削脸颊一阵青白:“去国外学习那个,不用去了么?”
    “是我自己拒绝的。”
    “不是很好的机会嘛?”
    “话是这么说……但是最近总觉得没法走开……”内海小声回答,在她内心其实有个更加无法表达的理由,以一个警员的直觉来说,好像去了美国就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那样。
    “总之,这个案子交给你了,去问问你那个怪人莎士比亚吧。”弓削无所谓道,转身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是伽利略!”内海薰对着他的背影埋怨说:“前辈真是的。”伸手翻开了卷宗,仔细阅读之后,才发现这个案子的确有解释不通的地方,但是还没有能够达到请老师出场的地步吧。案发地点是附近的一家老旧公寓,看现场描述不难得出结论,设备老化引起了小规模瓦斯爆炸事件,万幸没有造成很大的灾害,消防员灭火及时,大部分居民只有玻璃碎裂之类的损害,不过很可惜的是,仍然有一名少女在瓦斯爆炸中丧生,似乎起火点正是那间公寓。
    “这里的证词真让人在意啊。”女警员无意识说,食指点了点卷宗上的某一行字,随即,她“碰”一声合上档案夹:“嘛,反正和帝国大学一个方向,就当顺便去拜访一下老师好了。”自从“死亡蝴蝶案”结束那个晚上之后,他们似乎还没有正式见过。
    等内海薰驾车赶到那个熟悉的校门前时,刚刚好过了午餐时间,她抬手看了看腕表,深吸一口气。
    校园里一如既往散发着一股热闹懒散的气氛。
    内海踩着高跟鞋轻车熟路地从那群年轻人身边走过去,仍然有各种跃跃欲试的搭讪目光会投到她身上,因为娃娃脸和大眼睛,长相显得比实际年龄要小的特质,这些年来没有减少,反而有种愈演愈烈的趋势,即便内海个人很享受这种感觉,但也厌烦了无数次解释自己并不是学生,而是一名颇有经验的优秀警员。
    理工学部四号馆、熟悉的办公室前。
    内海薰伸手敲了敲门:“打扰啦,我是内海。”
    门猛地从内被打开了,内海还没来及惊叫就被拉了进去。
    “内海警员,你终于来了。”栗林助教一脸期待地看着她:“我们都等你很久了,你再不来,我就要打电话找你了。”
    “……您先放开手吧……有点恶心……”内海小心翼翼地从助教手里抽出右手:“栗林助教,你该不会是吃坏了什么东西?”
    “没有没有,哪有那样的事情。”
    “那是怎么一回事……”您不是一向都很厌烦我来打扰老师吗?内海把后半句话吞了下去,仔细打量了四周,惊奇地发现,用那种闪闪发光的目光盯着她的,并不只是栗林一个人,四五个陌生脸孔的实习生也一齐看着她,内海感到浑身发麻,不自在地搓了搓肩膀。
    “唉,内海警官,其实我们也正不知道怎么办才好,除了日常的生活行为,老师他完全在自己的世界里,已经好几天了,实验根本无法进行下去。今天也是,把我们叫过来却什么也不安排我们做。”
    “老师他?”
    “是的,就是从你离开那个晚上开始。”
    “我?”
    “对!所以怎么考虑问题还在你身上吧?”
    “老师他……没问题吧?”
    “呀,我也感到十分困扰,教学进度一拖再拖,这样下去完全赶不上计划,那样的话我的论文又要……啊……无论如何请您一定要让老师恢复原样,什么方法都可以!哪怕,再帮你做那些古怪的案件调查!什么都可以!”栗林露出一副完全被逼到绝路的表情。
    “你是说真的?”内海薰眼珠转了转。
    “当然是真的。”
    “那好,要遵守你的诺言哦。”狡猾的女警员说,朝实验台走了过去,百叶窗是向下的,使得房间里光线不怎么充足,在好几次差点被地上横七竖八的演算纸绊倒之后,内海终于成功走到讲桌前。
    “真是的,老师,你在做些什么啊?”
    汤川学背对内海,仰头一动不动地注视着被白色粉笔写的一丝空位都没有的黑板,在字迹的正中央,一行鲜红的大字格外醒目:
    “玻璃工艺品→墓地→死而复生?→恶魔。”
    “不对……也许不应该这样假设,这并不符合逻辑。”内海听见物理学教授喃喃说,举起粉笔在“死而复生”后面打了一个大大的“叉”,看起来汤川学完全沉溺在自己的思考中,这种事情她已经很熟悉了,一旦汤川遇到某些无法完全用科学解释清楚的现象时,便会一直思考,直到找出合理的完美假说为止。
    内海薰看了看黑板上意义不明的词句,又看了看汤川,终于决定强行打断他的思考,女警员转到男人面前:“我说你啊,老师……”她的话戛然而止。
    实在是因为有点失语,那张侧脸她看过无数次,仍然觉得难以形容,认真思考的汤川绝对比平时要有魅力的多。内海瞪大眼睛看着汤川,透过镜片,那男人的眼睛里总是有种让人捉摸不透的感觉,她的视线从汤川的脖子滑到眉毛,正当她不断凑近的时候,汤川学突然转过脸,与她四目相对,内海薰吓得急忙后退,“咚”一声撞到了黑板。
    “内海?”物理学教授站起来,此时此刻他才发现实验室内多出的这位“谜团的中心人物”。
    “是啊,老师你现在才看到我。”内海没好气说,拍掉外套上的粉笔灰。
    “什么事情?”
    “我没有事情的时候就不能来打扰老师吗?”
    “今天是周一,工作时间无故来找我,一定是为了案子的事情吧。”汤川学走到水池边,为自己泡了一杯咖啡:“你们警察已经毫不客气地寻求我的帮助这么久,总不会突然才想起来要付给我研究费用吧。”
    “没有那笔支出费用!”内海薰脸颊泛起一层不明显的红色,清了清嗓子才说:“是今早发生的瓦斯爆炸案。有一些疑点实在是很在意,所以打算去现场调查一下,也并不是一定要老师的帮助,只不过是顺便……”
    “你去美国的学习计划如何了?”汤川突然问。
    “哈?”内海抬起眼睛:“我已经拒绝了,说起来,这件事情为什么老师会知道……”
    “时间线和以前不一样吗……”物理学教授喃喃说,继续高速运转着大脑。这几天他一直在思考,为什么在他身上发生了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在掺杂了玄学与未解之谜之后,各种线索与可能性都变得无法捉摸,但他终于能够暂时妥协——他也许真的在没有自我意识的情况下进行了“时空旅行”,而假如放弃思考一切不合理之处,只把眼前所发生的事情当做客观事实来考虑的话,汤川学不得不承认,这与他所认知的那段记忆并不吻合……至少,是有一些地方被改变了。
    内海薰不会出国学习。
    也不会突然回国。
    现在的她显然并不可能知道汤川的认知当中,她自己的死因会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在事实被改变的情况下,同样的现实还会不会发生在内海薰身上,这将会是汤川学需要避免,也即将面对的挑战。
    “老师你一个人自言自语说什么呢?”内海表情古怪地看着他。
    “没什么,不是要去现场吗?”
    “但是不一定需要老师也……”
    汤川学将杯子里剩余的咖啡一口喝干:“栗林先生。”
   “是!”栗林宏美从资料室冒了出来:“老师,你要出门么?”
   “是的,你在这里安排学生做一些简单的复习,我和内海去现场,也许回来之后会需要你准备器材开始试验。”是错觉吗?今天的汤川学格外配合与积极,与平时那个需要几次三番用物理谜团诱导的男人判若两人。
    “是!老师您路上小心!”栗林宏美大声回答,右手举到眉前标准地敬了个礼。真让人叹为观止,内海薰想,这简直是她看到过最有干劲的栗林助教,恐怕做所有事情都有这种气势的话,他的论文早就通过了吧!

对于内海薰来说,这是只是一如既往的一个枯燥的——但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周一。
坐在她一旁副驾驶座上的汤川学已经扣好了安全带:“你该不会物理无可救药到以为车子不发动就能直接开起来吗?”
    “应该只是我的错觉。”内海薰翻了个白眼,她怎么会觉得老师突然变得比以前更好相处了呢?女警员狠狠松开离合器,车子反而在她的粗鲁动作下熄了火。
    “你连车子启动的原理都忘了吧?”
    “才不会,我又不像某人,根本就不会开车。”重新成功发动了轿车。
    “不是不会开,是不适合。”汤川学推了推眼镜:“驾照的话我是有的。”
    “是是是,还不是和没有一样。”
    “逻辑上这两件事情完全不一样。”
    “老师是想要自己开车去吗?我完全没问题哦。”内海薰做了个拱手把方向盘让出来的手势。
    “……”
    片刻后,她把轿车开向左手边平直的公路,一面为难得的胜仗而欢欣鼓舞。
    要知道,从汤川学手里得分并不容易。
    一面为物理学教授仔细叙述了案件的情况。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