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薰 神探伽利略【6】《完美推理与死亡假说》

第六章        埋藏的秘密

 

“十二、十三……这里。”他们眼前是一片整齐如同骨牌的碑位,从山顶一直蜿蜒到近乎半山腰的位置,广濑墓地出奇地巨大与荒芜,按理来说拥有如此数目庞大的死者,这应该是一片备受供奉与尊敬的土地。

“真是冷清。”草薙俊平嘟囔说,拨掉墓碑上的青苔与藤蔓。矗立在土地上的几乎所有东西都被野草覆盖着,只有寥寥无几的墓碑前摆着馒头和供花。

C区左边倒数第十三个墓碑,这便是内海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已经过去了两天整,因为降水的缘故,连白色粉笔画出的现场痕迹固定线都难以辨认。

“设施实在是太老旧了,整片墓地都没有装备摄像头。”男警员环视着四周:“有无数条山路能够通向这里,要确定凶手的踪迹几乎是不可能的。”

“不可能?谁说的?”汤川学条件反射一般问。

草薙摊开双手,做了个“不然呢”的手势。

“我能找到一百种方法从这里离开却不惊动任何人。”那是因为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

物理学教授抿起嘴唇。

“会不会是田上遣凶杀人?从六年前的那个案子看起来,他比较喜欢不自己动手。也许他用某种方式联络了杀手。”

“不。”汤川摇了摇头:“假如是那样的话,田上绝不会承认他是凶手。”

“这里距离监狱至少有一小时的车程,哪怕是真的越狱,我也并不认为田上能够亲自来这里作案,再返回去装作自己没有离开样子。”

物理学教授没有说话,他站在第十三号墓碑前转了一个圈,接着,朝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你在找什么?”草薙好奇说。

“内海的指甲里有这里的泥土。”

“难道她……”

“是的,找到了。”汤川说,走到一块墓碑前开始用手挖起来。这里的土壤有很明显的被人翻动的痕迹,野草也被清理出一块缺口。

“喂!汤川!”草薙吓了一跳,快步走到男人身边。

埋藏的东西并不很深,能够看出掩埋者的匆忙,几乎只在上面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土。汤川学从泥里把那团潮乎乎的绒布捧了出来,重量非常轻,在得到草薙俊平一个肯定的眼神之后,他掀开了绒布。

“咦?”

里面的东西看起来十分眼熟。

那是一片彩色玻璃做的工艺品,被银色的金属焊接在一起,形成一朵玫瑰的样子,他见过这东西,或者说,他也有一个相似的——是他协助内海完成的第五个案子。那个名叫矢岛秋穗的女孩赠与他们的纪念品……

“为什么会埋在这里?”汤川喃喃说。瞥了一眼墓碑上的信息。

佐仓良太。

明治四年六月六日——昭和十一年六月六日

从这块墓碑,到第十三块墓碑,中间相隔了至少五百米的距离,假如内海是在刚刚掩埋完东西之后离开时被凶手刺伤,那为什么犯人不直接将东西取走?而是留到他们来发现。

汤川学伸出一只手抵住额头,无数的碎片在他脑海里回放着:墓地,死亡,刀疤,工艺品……男人突然蹲了下来,像往常那样随手捡起石块在地面上演算起来。

草薙抿嘴等待着不去打扰。

“恶魔。”五分钟后,汤川抬起头说。

“什么?”

“你之前说过,内海被发现的那块墓碑下的死者与她毫无关系,那并不重要,埋有工艺品的这块才是她的提示,而之所以选择这块墓碑,重要的不是死者的生平或者姓名与年龄,是日期。”

草薙俊平皱眉,仔细辨认着墓碑上的字:“日期?六月……六日?”

“六月六日,传说中恶魔之子降生的日子。在唯物主义的世界观中,恶魔被认为是宗教文化里虚构的特别强大的魔鬼,实则是并不存在的。唯心主义者认为魔鬼也被形容为心魔,魔鬼在于自己的内心。总而言之,恶魔被一致认为是拥有超自然力量的邪恶存在代表形象。现今,常被社会刻画于文学影视等文化作品中。综观东方或西方的历史,人类文化早期的泛灵论(Animism)时代,并没有恶魔的存在,那时候顶多只有邪恶精灵的出现,或是所谓的恶作剧精灵(Trickster)。当历史开始进入多神教时代,人们认为善与恶始终是对立的,有代表正义的善神,即代表邪恶势力的恶神。此种善恶二元论思想被认为源于波斯及巴比伦等地的宗教中,为人类揭示了光明与黑暗两股势力的源头。如萨满宗教中为人带来疾病等灾厄的“邪恶精灵”“恶灵”、神祇或人类之敌、诱惑人类的存在,皆可以demon称之。”

草薙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他想起内海在死亡蝴蝶案里问汤川的那句话“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魔吗?”这两件事难道是有联系的?

“还有内海身上的伤口。”

“伤口?”

“是的,两侧的手腕各有三道爪痕似得刀口,起初我认为那只是凶手刻意的侮辱与折磨,但是,假如从宗教来看的话就完全不一样了。”

“怎么?”

“3这个数字,以及三道平行的疤痕,通过上帝在《圣经》里的启示,我们知道上帝是创造并掌管宇宙万有的独一真神。上帝包括(圣父、圣子、圣灵)三者合而为一,三位一体的上帝。一位上帝,却有三个位格神是独一的,只有一位神,却有三个位格。神在圣经中是这样启示他自己的,这三个不同的位格乃是独一、真实、永恒的神。而反三位一体是一种否认基督教神学信条三位一体、道成肉身、耶稣就是神(耶和华)的思想。大约在公元2-3世纪,反三位一体的思想就已存在。反三一论者们的主要观点是,三位一体能确立,主要是因为经书当中缺少绝对的见证经文,所导致产生的多种不同的分支。反三位一体也经常出现在恶魔的世界里,是一种对上帝的嘲讽。”

“你是说,内海想告诉我们,她遇见了恶魔?”草薙俊平难以理解地说。

“这也许只是一种暗示和象征,并不是真的指恶魔的意思,我只是给出了最合理的假设。”

“那这个代表什么?”草薙指了指绒布里包裹的东西:“内海究竟想告诉我们些什么?”

物理学教授摇了摇头:“一点也不明白。”

 “喂!你们在做什么?”尖锐的哨音伴随陌生的呼喊声一起传入耳内。

草薙猛地回过头,一位身着暗绿色连体工作服的中年男子跑了过来。

“这里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找错地方了。”藤野八云气愤说。他是这片墓地唯一的管理人。虽说是管理,他并没有被要求做任何事情,唯一需要做的,便是每天巡视几次所有墓碑的情况。

“咳咳。”草薙俊平干咳了几声:“您误会了,我们是警察,来调查案子的,并不是……”举起警徽朝晃了晃。

“警察?”藤野睁大眼睛仔细瞧了瞧两个男人:“是为了那个凶杀案的事情吗?”

“是的,假如你有任何线索,都请告知。”

藤野八云脸上立即显出一种欲言又止的犹豫。

“您是不是想起了什么?”草薙追问。

“不,什么也没有。”

“假如您知道些什么却不配合的话,也许我该请你去一趟警署。”

“唉……并不是我不配合,警员先生,只是我说出来,您也未必会相信的。”

“为什么这么说?”

“是真的……”中年人防备地看了看四周,突然又放低音量说:“告诉你们一件事情,我怀疑,前天死掉的那个女人,和这里闹鬼有关系。”

“闹鬼?”

“是的。墓碑会突然消失不见,少一块或者多一块,通畅的道路会突然变成死路。”

草薙俊平皱起眉头:“听起来并不像是闹鬼,反而像你记忆力有问题。”

“绝对不会是这样。”藤野用力摇了摇头:“我在这里工作了三十年,出现这种状况才六年而已。”

“又是六年前……”汤川若有所思说。

“过去这里也是非常气派的墓地,价格昂贵,前来祭拜的人也很多,但六年前有人在墓地里失踪了,之后便发生了那些奇怪的事情。”

“失踪?”

“这个案子我有听说过。”草薙俊平说:“失踪的是一个十岁左右的男孩儿,报案的是双亲,据说只是祭拜了一小会儿,就失去了踪影,那孩子再也没有被找到过,至今仍然是悬案。”

“你说的奇怪的现象,只在夜里出现吗?”汤川学突然问道。

“也有白天的时候,如你们所见,这里太荒芜了,几乎没有人烟。”

“我明白了,谢谢。”

 

“听起来很像是世界未解之谜,电台经常播放的那种,突然闪现几十年前的场景,情景重现之类的。”草薙注视着藤野远去的背影说:“要么就是他有妄想症,想要出名?”

“情景重现还没有完备的科学解释。”汤川摇了摇头:“不能确认是否是一种自然现象”

“那么你觉得呢?毕竟你才是科学家。”

物理学教授紧闭着嘴,他们两个沉默了好一会儿。

“我有一个设想。”汤川学突然说,“唰”一下站起来,朝墓园的尽头狂奔起来。

“等等!你在做什么?”草薙追了上去,很快他便发现了汤川的意图:“不会吧……”他们两个沿着山路一直奔跑着,将每一条岔路和分支都踏了一遍,最终,等他们抵达山顶的时候,男警员差点站立不稳一头栽倒在地。

草薙气喘吁吁地说:“这也许是我办过最累人的案子。”他从来没觉得汤川体力这么好过,尽管在运动方面他们两个都非常出色。

“是的。”汤川学也在大口换着气,他努力平复呼吸,闭上双眼,在脑海里构筑墓园的平面模型:“实在是非常有趣。”

“这里的磁场似乎非常不稳定。”

科学,总是充满了各种巧合。

但是,

这未必也太巧了一点。

简直就像被人安排好的那样。

“能解释一下么?”草薙举起一只手。

“只是假设而已,并不确定。”汤川倚靠着身后的树干说:“还有很多说不通的疑点。”

“我以为你对宗教之类毫无兴趣。”

“的确如此。”

“接下来怎么办?”

“我需做一些验证的实验。”

“走吧,回去吧。”草薙俊平说,站直身体,拍了拍外套上的泥渍。已经是下午四点,他们两个几乎没吃任何东西,剧烈运动消耗了更多体力,现在他几乎是饥肠辘辘的。

“嗯。”物理学教授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事情,发生的实在太快了,几乎是一眨眼的瞬间。

正当他们两个打算原路返回时,汤川学身体朝后猛的一倾:“草薙?”他皱起眉头,发现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失真,就好像他在水下那样。

“汤川?”

继而,视线开始模糊……

天空与地面扭曲起来,晃动起来……仿佛被无形的空间吸进去那样,汤川学向后倒了过去,一切都如同电影里的慢镜头。

“汤川!!!!!!!”他听见草薙俊平的呼喊声,但不知道自己摔向了哪里?为什么无法站稳?他身后仿佛凭空出现了一个黑洞,只能身不由己地坠落、坠落……

 

 

【“老师,老师?你怎么了?很困么?”内海薰伸出手在汤川学眼前晃了晃,她刚才还在和他说话,为什么仅仅一秒之间,汤川就换了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老师你啊……”内海叹了口气,取下实验室角落衣架上的外套:“是不是因为今天已经很累了?老师你早点休息吧。”转身打算从实验室离开,她的确已经占用了汤川很多时间。

“等等。”

“啊!”内海薰吓了一跳。

汤川学几乎是粗鲁地拽住了她的手,接着,物理学教授把女警员狠狠圈在墙壁和自己的胳膊之间。

好像内海第一次闯入这间实验室时那样,汤川凑到她面前仔细观察着她的脸。

“老师你……”内海薰下意识屏住呼吸,脸与脸之间的距离近到不可思议。

她是真的吗?

汤川想。

这会不会是一个梦?

不,不对。

不是这样。

没有任何仿真设备可以模拟这样的表情,也不会有这么真实的梦。

汤川学忍不住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内海的脸颊——很柔软,是人的皮肤。

“老师你是不是疯了?”内海瞪大了眼睛,脸红的几乎要烧起来,她同时感觉到贴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指是冷的,既干燥又轻盈。

“有可能。”汤川呆呆地回答说,松开了内海。

有生以来他做过许多疯狂的事情,

但是这一次,

他觉得自己大概真的是疯了。

否则一切都将无法用科学解释。

他在哪儿?

他为什么在这儿?

眼前这个内海是谁?

草薙又在哪儿?


假如疯的不是他,

那这个世界,还是原来那个世界么?】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