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薰 神探伽利略 【5】《完美推理与死亡假说》

第五章犯人的自白

 

印有红色编号的巨大铁门在他们眼前缓缓打开,草薙俊平深吸一口气,单手扯了扯领带,寻找到新的线索之后,他显得比毫无头绪时要更烦躁,而与他完全相反的,汤川学几乎一言不发。

“探视时间从十点开始。”当值的警员说。

草薙下意识抬手看了看腕表,十点刚过了二十分。

“我们有过预约。”

“请跟我来。”监狱的氛围总是令人觉得冰凉与森严,在被带领着穿过一扇又一扇带锁的安全门之后,审讯室终于出现在两人视野里。

“你去隔壁看着。”草薙说,顺手打开了观察室的门:“调查案件是我的责任,你无须参与进来。”不得不承认,监狱这种地方有时候真的能使人精神失常,草薙见过无数仇恨警员的犯人,这其中也有一些会因为私人恩怨而报复,他并不想让汤川受到牵连。

“不用了。”物理学教授摇了摇头:“你才是应该隔着玻璃观察的人,用你的侦探眼光寻找更多重要线索,而且,我很确定他的目标只有我一个人。”说完汤川打开审讯室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房间的正中央,排放着审讯用的桌椅,没有其余任何摆设,换气用的通风扇叶在墙面上一刻不停转动着,也许是因为年代久远,排气口渗出少量的液体,聚集之后便间或从管口滴落下来。

正如他所料的,田上升一面带微笑等待着他的到来:“好久不见,汤川老师,想要见您一面真是不容易,我的愿望也算是达成了。”

“田上。”汤川学点了点头,在男人对面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田上升一手腕和脚腕上都带着镣铐,这使得他看起来并不怎么具有危险性,但以防万一,汤川知道,在窗玻璃的另一侧,草薙随时都可能冲进来。

“六年了,六年不见,老师过的怎么样?”

“如你所见。”

“看起来是过得不错。”

“你似乎也在这里过的挺好。”汤川礼貌说,丝毫没有感到不耐烦。

“的确如此,因为到了这里,才有了一些难以获得的邂逅,我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我了。”

“这些邂逅里,也包括内海吗?”

田上升一仰起脸,露出他那一贯轻浮而又自负的笑容:“老师来找我,其实只是为了内海的事情吧?”

“还会有其他的事情吗?”

“因为她是被我杀死的。”

“你真的有能力从这里,杀死远在广濑墓地的内海么?”汤川学质疑道。

田上的脸颊浮现出兴奋的表情,但他没有立即回答这个问题。

“说的也是呢,六年来,我可是一直和她保持着联络,姑且算是一个朋友吧。”

“你单方面骚扰了内海六年?”汤川学忍不住皱起眉。

“原来如此,内海她,从来都没有和您说过吧,也许对她来说,老师并没有那么值得信任吧?”

“……”

“起初是自首之后的笔录,再后来是每月一次的电话通告,虽然只是简单的问候,但是,那个女人真的是很单纯,只要稍微表现出一点悔过,她就会不忍。”内海真是错的离谱,汤川学想,田上升一还在继续他的犯罪,并且丝毫没有悔改的意思。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计划了你的犯罪?”

“从我自首的那一天起,就一直在等这一刻,非常的戏剧性吧?一个拥有无懈可击不在场证明的凶手,和一个离奇死去的女警员。”田上捂住脸笑起来,手铐被他抖地哗哗作响:“老师你,从来都比我要聪明,作为物理学的天才,就连我曾经发明了好几年的武器,您也只花了一个晚上就能做的比我更好。也许您是真正的天才,但是我说过,我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

审讯室的门被“砰——”一声推开,草薙俊平冲进来,几乎是一瞬,他已经揪住了田上的衣领:“看守员告诉我,内海在上个月出国之前曾经来过你这里三次,最后一次离开的时候,她几乎是逃走的。你最好用最简单的句子告诉我你对她说了些什么,否则我可能不会这么好脾气地对待你。”

“草薙。”物理学教授按住男警员的手,示意他松开犯人。

“咳咳。”田上呛咳着:“我是不会说的。”

“什么?”

“我是,绝对不会告诉你们我是如何杀死内海的。”

“你是决定收回自首的证词么?”

田上升一站起来,整理好被抓乱的衣领,他目光直直射向汤川的眼睛:“这是一场比赛,老师。我和你,谁才是真正的天才。我不会收回是我杀死内海的证词,但我同时也不会告诉你我做了些了什么,如何犯案,一切全凭你的想象。老师你,究竟要不要和我比赛。”

汤川学毫不退让地直视着田上,他眼睛里仿佛有种灼伤人的热度:“你把内海牵扯进来,只是为了做成我和你之间比赛的筹码?”

“这样一来才会更有意思,不是么?”带着镣铐的犯人神经质一般笑起来:“我已经服刑了六年,三天后是我刑满释放的日子。比赛的期限就是这三天的时间,三天里假如你能推理出内海的死亡过程,输的人就是我,假如你没能找到真相……汤川老师,我完成了一个你不可能破解的案子,您一定会来找我认输的。”

世界究竟给了他什么?

看着眼前这样的田上,草薙俊平忍不住想,是什么使他如此扭曲,仿佛在所有的事物里,生命反而是最卑贱的一种东西。

“汤川……”

“我接受你的挑战。”汤川学缓缓站起来:“并不是因为我承认这样荒唐的比赛,只是,以践踏人的性命支撑的规则,是不应该存在的。”他转身走向审讯室的门口,已经是谈话终结的时候了,草薙叹了口气跟了上去,他们完全没有得到任何可用的线索。

“你会回来承认你的失败的,老师,你会的。”田上的低声诅咒着。

“三天后见。”

 

返程的路上车厢里格外沉默。

草薙俊平无数次瞥向身旁的男人,汤川垂着头一言不发,该不会,现在他还需要开导自己的这位友人吧?

“你很在意田上说的话吗?”男警员问。

“很在意。”汤川说。

果然,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吧,草薙想,假如换作是他,因为自己牵扯到内海,造成了内海的死,一定也会相当的沮丧吧。

“有一点我觉得他说的不对,内海并不是不信任你才没有告诉你田上的事情,有时候正是因为太过重要了,所以反而不想要打搅。”

“是么?”汤川淡淡说。

“是这样的,内海她就是这样的人。”

“哦。”

“我们会找到田上升一的漏洞,绝对不存在毫无线索的犯罪。”

 “嗯。”

“我们从最开始梳理,总会找到头绪的。”

“嗯。”

“喂,汤川?”草薙俊平忍不住说:“你是不是冷静地有点异常了?”

“会是这样吗?”汤川学猛地抬起头,露出一种恍然大悟的表情,把握着方向盘的男人吓了一跳。

“去墓地。”他刚从自己的思考之中脱离出来。

“什么?那是在完全相反的方向……”

“去广濑墓地,现在就去。”汤川学命令道。

“好的好的……”草薙俊平单手做了个投降的姿势,一边狠狠调转方向,一边气急败坏地想,他刚才那些话,大概全都白费了。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