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薰 神探伽利略【3】《完美推理与死亡假说》

  •  第三章 死亡蝴蝶案·后篇

 

“哈哈哈哈,你真是一如既往地喜欢惹内海发脾气。”草薙俊平大笑。

“只是必要的调查而已,并不是我的错吧?”

草薙摊开双手,做了个“你继续说”的手势,接着他想起内海的死这件事情,表情变得有些苦涩起来:“要是能再见见内海发脾气的样子也挺好的。”

 

“城之内老师。”

“啊,内海。”美女法医朝走进停尸间的两人打了个招呼:“尸检报告已经出来了,有一些新发现。”

“什么新发现?”内海好奇说。

“唰——”城之内掀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

尸体呈现出一种缺乏生命力的青灰色,胸口有一个巨大的已经被缝合的Y型刀口,因为死相并不是很可怕,站在解剖台前的三人都已经习以为常。

“这里。伽利略老师帮我一下。”城之内与汤川合力将死者稍微翻过了一点:“因为伤口太细小了一开始并没有发现,重新检查之后才发现并不是痣。”她伸手指了指尸体蝴蝶骨以下的一个黑点,已经开始发紫了,稍微有一点缩水的迹象:“应该是细长的针做到的,尽管很细,但是扎的非常深,是这个造成他们两人真正的死亡。”

“这么说……”汤川眯起眼睛。

“是的,就是那样。”城之内点头肯定道。在注意到内海困惑的表情之后,她体贴地解释说:“这个部位皮肤底下的器官是肺部,假如手法较好的话,用针直接隔着皮肤戳破肺部,受害人不会立刻死去,只会感到不舒服,呼吸困难,最后在经历几个小时到十几个小时的痛苦之后衰竭而死。”

“啊!所以,这才是他们窒息死的真正原因。”

“没错。”

“这么一来,不是谁都有可能做到。嫌疑人的范围似乎更广了。老师你说呢?”内海头疼道。

汤川学却丝毫没有动摇:“我只对蝴蝶的事情感兴趣。”

“老师你已经有头绪了吗?”

“完全弄不明白。”

“……”

 

等一天的调查结束,已经是夜里七点多了。

内海薰一面开车将汤川送回大学,一面想,是不是应该请老师吃一顿来感谢他的调查,但汤川似乎并没有很介意他们还饿着肚子这件事情,只是将涣散的目光一直垂落在车窗外,车已经停在校园门口很久了,物理学教授仍然深陷在自己的思考里。

“老师。”女警员开口说。

“已经到了?”汤川猛地惊醒,随即解开保险带伸手去开车门。

就在这时候。

“老师,你觉得死亡是什么样的?”内海突然问。

汤川学皱起眉头,转身看着驾驶座上的女人,似乎在疑惑这个问题从何而来:“生理机能的停止,心脏的停跳,呼吸的……”

内海薰打断他:“不,不是这个意思,是说感受……死亡,是什么样的感受?”

“你觉得呢?”

“应该是像突然停电那样吧……”内海淡淡说,就好像她对死亡已经麻木那样。

“是个很好的比喻,在许多文学作品里与之类似的还有很多对死的形容,但是作为一个科学家,我认为无法证明的事情,是不可能被完美形容出来的。”

“是这样吗?”

“是。”

“老师你,在遇到人死亡的时候,不觉得难过吗?”

汤川学平静地摇了摇头:“生理上的死亡是无法避免的,永生,这件事情,也许无论科学多么发达,都是不可能实现的。”

“是这样么?”

“是。”

汤川学打开车门,一股夜晚的冷风灌进车内:“觉得人死后可以复生是人生最大的错觉,人的死亡永远是不可逆的。当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对于死亡的悲伤就是一件可有可无的事情,只需要去克服。”

“老师还真是冷静呢。”内海凝望着汤川的脸,汤川也凝望着她。

“是么?”

“是的。”

【“停一停。”草薙急切说:“内海和你讨论过这样的事情?”

“我认为那只是女人突然而来的感性。”

“那你可能不是很了解女人。”草薙说。

“是么?”汤川说。

“是的……”草薙被问地反而不自信起来:“大概……”】

 

汤川学从车内跨出来,站直身体做了个深呼吸。

“那么老师,晚安……”

“铛——铛——铛——”一阵浑厚的钟声在校园里响起来。

“啊,已经八点了啊。”内海随口说,那是帝国大学的晚钟。

汤川学的表情像是被人电了一下。

他迅速从内海车内拿走了一支马克笔。

“老师?”

接着,不顾地面上的灰尘,跪了下来在地上写起了演算,一连串的公式从他笔尖流淌出来,内海薰不敢打扰男人,大约过了五分钟,物理学教授重新站了起来。

“实在是非常有趣。”

“老师,你是知道了些什么吗?”

“我已经知道蝴蝶的原因了。你要找的并不是什么超自然现象,而是一个催眠师,可能还是一个高手。”

内海瞪大了眼睛:“催眠?”

“是的,催眠源自于希腊神话中睡神Hypnos的名字,是一种潜代状态,此时人对于被外界给予的知觉感受、记忆引入等其他即兴而富有画面感的表达具有极高的敏感性,并且极易作出回应。催眠是以人为诱导引起的一种特殊的类似睡眠又非睡眠的意识恍惚心理状态。其特点是被催眠者自主判断、自主意愿行动减弱或丧失,感觉、知觉发生歪曲或丧失。

假如凶手在特定的情况下进入房间给杉本一家进行了催眠。

你回想看,那个客厅。舒适的沙发、昏暗的光线、头顶一点光源。那是他们看到蝴蝶的环境,非常适合进行催眠,在催眠过程中,被催眠者遵从催眠师的暗示或指示,并做出反应。催眠的深度会因个体的催眠感受性、催眠师的威信与技巧等的差异而不同。催眠时暗示所产生的效应可延续到催眠后的觉醒活动中。我在询问他们看到蝴蝶的场景的时候,你应该也注意到,孩子的形容词和妻子几乎一致,那是因为被强行植入了印象,但孩子无法说出超出自己表达范围外的描述。”

“这是可以做到的吗?催眠?和心理暗示一样吗?”内海问。

“完全不一样,催眠能使人的意识进入一种相对削弱的状态,将潜意识暴露出来,这种技术只在心理疗愈师那里才可以实现;而心理暗示则完全不同——所以心理暗示最为常见,应用很多,我们每天都在接受并传达心理暗示,并无时无刻不在做自我暗示。但催眠不是那么容易实现的。”

“你是说犯人很有可能是死者的心理医生?但是据他妻子所说杉本先生根本就没有心理治疗的经历啊?”

“我相信你去调查前一个受害者的客厅,一定会看到和杉本家很相似的场景,不过因为是白天,催眠的效果可能不如夜晚要好。那件证物上也有香薰的味道。”

“那个蝴蝶工艺品?”

汤川学点了点头:“香薰的气味,有助于让人放松。”

“犯人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内海薰无意识地问。

“这就是你们警员需要调查的事情了。”

 

【“至于她是怎么找到凶手的,过程我并没有参与。”汤川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速溶咖啡早已冷透了。

草薙俊平合起记事本:“这个我道是从弓削那里问到了。警视厅做出了相关的犯罪侧写,内海提出了至关重要的一点信息,使得我们能够把范围最终缩小到两个人以内。”

“什么信息?”

“她提出对于犯人的调查不应该重点放在动机上,这也许是个连续杀人犯,并不是因为个人恩怨而杀人的,也许是兴趣或者别的理由,也许犯人所犯下的不止这两起案件。”

“很好的假设。”

“我也这么认为。很快我们就从档案里找到了二十几起疑似相同的,只是那时候也许犯人还在尝试之中,并不是所有的死者都被成功催眠了,所留下的蝴蝶工艺品也只仅限于这两起,也许是太过得意了,或者迫切地想要被警察找到,才刻意留下了自己的标志。

警署最终查到了最后两个被害人的共同点,潜藏的实在太深了,他们都想要和妻子离婚,因为害怕被分割财产的缘故,难以说出口,所以想要找人秘密咨询,依靠熟人介绍找到了犯人。所有的死者都曾经去过一家叫“麻仓”的律师事务所。最终抓捕的那天,汤川你应该也去了。”

汤川学表情严肃地点了点头,这正是他所说的,这个案子令人印象深刻的真正原因。】

 

“麻仓尤利子,二十五岁,曾经因为三岁时虐杀邻居家的猫而被起诉,经营“麻仓”律师事务所已经一年多了,一年以来犯下的案子有二十八起……”内海薰合起档案。

“真是个真正的反社会,人格障碍。”弓削咋舌道。

攥紧手中的逮捕令,内海情绪显得有些低落:“老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恶魔吗?”

一旁的汤川看了她一眼,轻轻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女警员拍了拍脸颊,重新振作起来,她跟随弓削和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冲进了事务所,那间极其和风的事务所内挂满无数蝴蝶的标本。

即便做了很多心理建设,

内海薰仍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实在是因为她无法控制,在看到那个女孩的第一眼,她就确定这是他们要找的人没错,麻仓尤利子站在百叶窗前看着突然闯入的他们,脸上带着很甜的微笑,就好像在欢迎一群远道而来的贵客,而在她胸前挂着一只彩色金属线缠绕的,栩栩如生的蝴蝶胸针。

 

 

“所有的犯案经过麻仓尤利子都自己交代了,她只是在玩一个法官的游戏,自诩正义,在前来咨询的人群之中寻找她觉得不配活下去的人,比如:替妻子们杀死不合格的丈夫,她通常在受害者来访时以咨询需要为由套出家庭住址和家庭成员等信息,再等待合适的时机闯入他们家中,留下致命的伤口,至于催眠,恐怕只是她的一点个人趣味。”

自此,有关案件的回忆彻底结束了。

汤川学紧闭着眼睛,似乎还在仔细搜索是否有他遗漏的细节。

草薙俊平也深陷在自己的思考中。

“毫无头绪。”汤川摇了摇头低声说。

“是啊。”在关于这个案件的回忆之中,可能与内海死亡相关的信息都使得他们更加困惑,似乎谜团比一开始增多了不止一点,草薙俊平垂下头:“六年以来她成长了很多呀。”从那个对案件一窍不通的探员,到现在这个破获了无数奇怪案件的优秀女警员:“真奇怪,我们两个坐在这里回忆本该在她生前意识到的事情。”

汤川学保持着沉默,这一刻他突然有了这样一种感觉,他第一次想要推翻自己曾经说过的话,就在内海薰问他:“老师你,在遇到人死亡的时候,不觉得难过吗?”的时候。

 

“我该走了。”草薙俊平站起来,拍了拍西裤上的褶皱。他们两个同时看了看窗外,才意识到已经过了四个多小时。

“感谢你的配合。”草薙伸手与汤川握了握:“明天早上我会开车来接你开始调查。”

汤川学皱起眉头,但他并没有反驳和拒绝,

只是在男人热切而忧伤的注视中点了点头。

“明天见。”


评论(3)

热度(29)